Intentions

悬在窗棂,小酒瓶晃得轻轻

大概是一篇少女心满满,却又缀上不要再联系的日记吧

一点也不好玩

小豆之家:

来自瑞典的独立团The Amazing


小豆之家敬上!

另一个胡同的入口,还不晓得会不会是死局。不想迷失再狼狈,便不入了。那么,可以回到原来的巷口了,这潭死水别样安逸,守着黑白人过日子,好过琢磨不透的活人。

转载自:神思远

ouyu

存档灵魂:

无题——放下窗帘,台灯温柔的光晕把我疲倦的目光抚慰,——幸福的召唤传进我的耳中。让我把窗帘放下来吧!外界消逝并退隐。心爱的书与我在一起,为我吟唱心爱的诗韵。——是的!我懂得,在洞穴深处面壁,这样的苦役是多么怡人。


【俄罗斯】勃留索夫


放下窗帘,台灯
温柔的光晕
把我疲倦的目光抚慰,——
幸福的召唤传进我的耳中。

我不要显赫的声名,
更无须天国的壮丽和雍容。
让我把窗帘放下来吧!
外界消逝并退隐。

心爱的书与我在一起,
为我吟唱心爱的诗韵。
——是的!我懂得,在洞穴深处面壁,
这样的苦役是多么怡人。


1899.10.3.


打算好了拥抱清晨,被风吹起的窗帘,掀开了窗外那条宽敞的路,映入眼帘。打算好了亲吻清晨,出门后的太阳不刺痛,我睁开眼睛看它,跳跃着身体,拼命呼吸旋转。打算好了握紧这一天,这天那么好,清晨过后,午阳娇艳。

老巷子,青石板,旗袍,旧样子,它们太软弱无力,被时光倾倒,没有任何反抗,一败涂地。我来不及替它们挡住这样的侵蚀,或是重新涂上油漆和色彩,让那些奄奄一息的一切,回到过去。可是那支躲在你身后的玫瑰,久久的,散发浓郁的香气。

好像悬空的自己掉了下来,深渊的底部,应该是芳草茵茵的平地,你推开门,站在屋前。“喂,终于来啦。”


存档灵魂:

——夜展现出满是露水的,田野的新鲜清净,——孤零零的,只有它的芳香!以四面八方的空气,准备着最纯洁的花开放。生活的宁静有多么好。但是思想却在流逝……——这阵乐声来自哪里?那是一团密密的云,充塞在星星与风之间。


【巴西】塞西利亚·梅雷莱斯

 

泥土的湿润潮意,
水洗石块的气息,
——时间的不稳定时间!
山坡侧面的阴影,
寒冷而赤裸,一无所有。

 

脚底下砂砾的闪光,
腐殖树叶的滋味,
——没有运气的声音的嘴唇!
黎明时分的叹息,
什么事也没有发生。

 

夜展现出满是露水的
田野的新鲜清净,
——孤零零的,只有它的芳香!
以四面八方的空气,
准备着最纯洁的花开放。

 

生活的宁静有多么好。
但是思想却在流逝……
——这阵乐声来自哪里?
那是一团密密的云,
充塞在星星与风之间。

 

王央乐 译